關鍵字搜索
請選擇:
關鍵字:
   當前位置: 首頁 >> 職工藝苑 >> 正文
  • 職工藝苑

治超四班的伙計們

作者:王堅 來源:西長分公司長武管理所 時間:2019/10/22  

  作為西長高速“碩果僅存”的獨立治超站,陜甘界治超站這十幾個相處了十年多的“老伙計”們中常常有各種趣事,今天來講講我們治超四班的老男孩們。
  先來說說“老朱”。大名朱鵬,雖然被戲稱為“老豬”,卻是個四肢發達,大腦不簡單的體育男。飯量大,卻不長肉,源于體校畢業留下的堅持運動的好傳統。在他的帶領下,治超四班集體開始跑步,對外宣稱到2020年要集體挑戰個“馬拉松”(當然,這只是說說而已)。不過自從老朱到我們班,大家的體重都下降了,體質都變好了可是個事實。老朱在工作上是個“杠精”,但凡有新政出來,學習的時候他就喜歡一條一條的抬杠,自稱要尋找“bug”,但就是在他這不斷抬杠的過程中,我們都把治超政策記了個滾瓜爛熟,遇著再杠的司機,我們也能解釋的一清二楚了,因此老朱妥妥的成為“好杠精”!
  再說“旺財”。這個名字熟悉周星馳電影的人沒有不了解的,但劉旺這個同志得到這名字可完全和電影沒什么關系,完全是因為大家覺得他親切。旺財是個養生派,不抽煙,不喝酒,不吃辛辣刺激,不過量吃肉,飲食上非常自律。每回休假回來,他總會從家里帶上一壺養生湯,基本都成了全班人共享的夜班加餐。所以老朱勸著全班運動減肥,旺財給大家進補養生,這些年下來,治超四班的人看起來好像就是要更年輕一點。養生咖的旺財還是個學術派,慢條斯理那一類。每次遇到不懂政策暴跳如雷的司乘,旺財絕對是我們班的殺手锏。“來來來,別著急,我先跟你講一講。你看你這么著急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而且急火傷肝哪......”不一會,剛還火冒三丈的司乘就嘻呵呵的接受了旺財講解的政策,更有甚至,還跟他討論起了長途開車應該怎樣養生......
  第三位出場的劉冬是我們班里唯一一個沒有綽號的。人如其名,乍一看,會覺得他是個如冬天般冷冰冰的人,不茍言笑,不喜熱鬧。等和他熟絡起來,才發現他是個外表冷漠,內心溫熱的漢子。每次約著一起喝酒吃飯,他總是安靜的坐著聽大家天南海北的閑扯,偶爾高興了喝上一點也會跟著大家的玩笑大笑,等大家聊完了喝多了,最后都是他默默的收拾。在班里,劉冬也是個嚴謹的存在,政策學習一絲不茍,跟司機溝通有理有據,做事有條不紊。因為有他,再忙祿的時候我們也不擔心會錯漏掉什么。
  最后就是我,江湖人稱“老二”,是治超四班最不像班長的班長。我一開始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被叫成老二,論年齡,我是這辦理最小的;論資歷,我是這個班最老的。怎么都排不到第二,后來才知道是因為他們覺得我“二”。據說是因為他們看到我下著大雪脫了外套跳到治超磅秤的坑里清淤泥把自己搞的無限狼狽才決定給我起這個外號,也有人說是因為我某年冬天為了幫司機安防滑鏈把自己搞的滿手傷痕才決定這樣叫我。還有人叫我“大兄弟”,是因為某年冬天的寒夜里一位與家人走失的老人,在我給了他我的大衣和熱水后這樣叫了我。總之,我的故事都發生在冬天。或許,我該叫王冬而不是王堅?為什么我不像班長,因為我從來不覺得我是這個班組的管理者,我就覺得我是大家的墊腳石。工作遇到問題了,我解決;生活碰到困難了,我幫助;喝酒遇到冷場了,我緩解。我就想做這個班組的“萬金油”,哪里需要了,我就出現在哪里。
  我在陜甘界治超站工作了十一年,做了十年的治超班長。班組的人也換過,但無論是和誰一起,我們都友好協作,相互幫助。但是“搭檔還是現在的好”,現在治超四班的四個人,我,老朱,旺財,劉冬,我們就是最好的搭檔,一起把這份治超工作做好,相互幫助,把這幫“老哥們兒”的感情處好!

  •  
  •  
春风650微信群